战线动态

全科 | 我爱泥土的芬芳 —— 一个订单定向医学生的基层工作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9日  来源:中国医药学研究生教育网信息网    分享:

  

全科 | 我爱泥土的芬芳 —— 一个订单定向医学生的基层工作

1.png

2010年国家发改委、卫生部等多个部委联合印发的《关于印发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医疗卫生队伍建设规划的通知》中提出,到2020年,通过多种途径培养30万名全科医生。为此,自2010年起,教育部、卫生部实施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免费培养项目,为乡镇卫生院定向培养从事全科医疗的5年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生。农村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是指免学费,免住宿费,给予一定的生活补助,毕业后到乡镇卫生院工作,纳入编制管理,服务期六年。2015年随着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全面展开,安徽省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全面纳入规培,到三甲医院进行三年的全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,三年规培时间记为工作年限,并且算入六年服务期内。

2010年,为响应国家政策号召,我成为了国家首批订单定向免费医学生的一员,2015年本科毕业,同年11月考入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全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,2016年以规培身份考取了同等学力全科医学专业学位研究生,即所谓的“三证合一”(执业医师资格证、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合格证、硕士学位证),在规培期间进行研究生课程学习以及课题研究。2018年11月规培结束,结业考试合格,返回到乡镇卫生院工作,2019年上半年通过硕士论文答辩,以规培身份取得了同等学力全科医学硕士专业研究生学位。

2.png

经过五年的象牙塔生活和三年紧张忙碌的三甲医院规培轮转,我如约回到卫生院工作,面对规培基地和乡镇卫生院天壤之别的差距,稀稀落落的患者,有时竟不知所措。下面分享两个我遇到的病例。

第一个病例是这样的,在门诊我遇到一位老年人左某某,男,62岁,来了就说:“医生,我头晕,我要吊水”。我问诊后开始测量血压,患者不由自主的伸出左侧上臂,在测量的过程中不断说话。患者左侧上臂血压值为190/106mmHg,右侧上臂血压值200/110mmHg,患者没有也不愿意口服降压药物。我尽量字字清晰的告诉左某某:“老人家,你的血压很高,头晕是因为血压高引起的。人的血管就像水管,血压就像水压,压力大的时候就容易破裂,在脑子里血管破了,就是脑出血,严重的话,天天躺在床上,面对天花板,不能说话,不能自己吃饭,不能下床大小便,天天让家里人照顾,一天两天还可以,一年两年,时间长了谁受得了,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。降压药不是上不上瘾的问题,不是能不能断的问题,你现在不吃药,以后可能吃两个三个,甚至五六个都有可能,花的钱更多,还不一定能搞好。家里条件好不好都要吃药,就比如吃饭,有的人山珍海味、大鱼大肉,有的人粗茶淡饭、白菜萝卜,都可以吃饱。吃药也是如此,条件好的可以口服进口的药物,条件不好的可以口服国产的药物,不管白猫黑猫,逮住老鼠就是好猫,只要能把血压控制住就是好药。高血压危象是可以掉水,你现在不是,我们医院也没有这样的药水。你之前掉的是活血化瘀的药物、激素,只能临时感觉好一点点,对长期血压控制没有效果。”我一一回应了患者的每个问题,顺便对患者进行健康教育,告诉患者饮食控制、运动锻炼、戒烟限酒、监测血压等等的重要性。一席话谈下来,左某某微笑着说:“小伙子,你态度不错,不像那些老医生,几句话下来就冲人,讲慢了我也能听懂。我可不想躺在床上,你说的对,久病床前无孝子,你给我开药吧。”

我给患者开了降压药物,告诉患者定期来医院测量血压,目前患者血压控制平稳,头晕症状明显好转。患者见了面就说:“马医生,你看高血压的手艺不错”。每次听到之后,心里都很高兴,这一刻,我为自己是一名全科医生而自豪。

我们来看看另一个病例,有一天值班的时候,副院长收住了一位咳嗽患者吴某某,77岁,“反复咳嗽3年余,再发加重6月”,在当地卫生室静滴抗生素、口服止咳祛痰药物3天,效果欠佳,我院门诊胸片提示:慢性支气管炎。患者高龄,听力下降,在询问病史的过程中经历了一番波折,必须声音大些,又要控制音量,不然患者以为医生态度不好,其他人还以为我们是在吵架。

问:老人家,您有高血压吗?答:什么,血压,没有,我血压很好。问:您在吃什么药吗?答:在吃在吃,一个红色的,一天一次,还有一个白色的,一板30粒,也是一天一次。我:蒙了,红色的,白色的,还有一板30粒的?什么,都是什么药?没办法,先予以抗感染、止咳化痰以及完善相关检查等常规处理,让患者第二天把药带到医院。

第二天,患者把药带过来,原来是马来酸依那普利叶酸片、复方利血平氨苯蝶啶片,我笑了笑了,心想:在基层看病不仅要会开药,还要认识药的颜色和粒数。患者是药物性咳嗽,是副院长开的降压药,如何向患者解释呢。患者说:“我还是咳嗽,你药量给我下猛点,我家里还要干活呢”。我说:“老人家,您现在要把那个红色的(马来酸依那普利叶酸片)停掉,大部分人吃了没问题,有的人吃了容易咳嗽,就像有的人晕车有的人不晕车,不吃是不知道的,现在给您换一个药物。您这咳嗽不是一天两天了,药物发挥作用需要时间,治疗需要疗程,水稻也不是您今天栽秧,两三天就可以收稻。

第三天,患者咳嗽好点,态度还是不友好的说:“还是不行啊,是不是药用的不对,要不要换药?贫血?我血压这么高,怎么会贫血呢?”我认真的回答每个问题,告诉患者咳嗽好转就行,说明药物有效,要慢慢来。

到了第五天,患者咳嗽明显好转,开开心心的出院。过段时间,来了一位患者:“马医生,听说你看咳嗽厉害,有个止咳药效果很好”。原来是吴某某介绍过来的,这位患者刚在副院长那里看过,还能听别人的介绍来到我这里看病,简直是不可思议(因为副院长在我们医院是个传奇,很多人看病是专门来找他的)。

3.png

在卫生院工作近1年来,我深刻的感受到基层患者求医问药的迫切,对医疗卫生知识的匮乏,以及基层医生专业知识的老化、基层医疗设备的简陋。

全科医学是个新事物、鲜概念,订单定向医学生应该以饱满的热情,沉下心来,努力克服以下问题:

1. 关于沟通交流:是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,定向生应该试着去理解当地的方言,交流的时候态度温和,多用打比方的方式解释问题,让专业术语变得通俗易懂。有时个别关键的字听不清楚,例如姓名,可以让患者手写或者比划出来,采用各种方式进行交流。

2. 关于医生新人:作为年轻人,也是无法改变的客观条件,定向生应该充满热情,充满活力,认真的请教老医生,学习老医生的优秀经验,努力学习,不断进步。

3. 关于用药问题:激素是个“万金油”,不能滥用,也不能不用。在保证医疗安全的情况下,用药规范,又要讲求实际效果,因为说的再好,不如效果好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疗效是老百姓认可的唯一标准。

4. 关于全科宣传:除了在门诊、住院部对患者主动的进行自我介绍,告诉患者什么是全科医生;也要结合健康扶贫工作,深入百姓家,和群众在一起,加深了解和认识;更要态度端正,有耐心和恒心,以扎实的专业知识和临床技能为患者服务,努力做出成绩,赢得患者的认可,让患者口口相传。

4.png

全科医生是居民健康的“守门人”,然而内外妇儿的观念根深蒂固,在农村老年人中尤其如此,老年人不管什么“全科医生”, “大医生”,“小医生”,只要把病治好就是好医生。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需要我们不断努力,用优秀的服务,让患者认可,让全科医生的概念不断深入人心,逐渐改变基层卫生机构长期缺少合格本科学历医生的局面。

从2010年开始,经历了很多个第一年,成为了很多个第一个,我克服了重重困难和挫折,目前已经完成5+3培养,获得“三证合一”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,基层全科医疗任重道远,改变始于一点一滴,作为订单定向医学生,我们一直在努力。

图文 / 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同大中心卫生院  马程程

封面图片 / 摄图网